巡洋舰蓝

【双阳】英雄救美之后


–最前面的ooc致歉

–有大量私设(◦˙▽˙◦)

_标题瞎取的(。

–感情无限接近友情向。

–打完骡子马(沉迷抓宝可梦)还没上山的(UM)阳×剧情还没跑完就被顺手抓走的(M)阳

–是看了 @轩鸽儿 太太的图的脑洞w
  
   太太是世界的宝物www

–冗长的流水账注意

–如果可以的话请(●'◡'●)ノ






1.
  自从get到了穿越时空洞的技能后,每次去波尼岛阳总能带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譬如说图鉴上没有的宝可梦啦,究极大都会的特产啦,满脸迷茫的传说中的宝可梦啦……这些月都能理解。

  然而这次——

  “小阳,快把你肩上那个人放下来!没看见人家都被你晃得口吐白沫了吗!?”

  带回个人来又是要闹那样啊,还是个和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那种。看着阳笨手笨脚的把人拖到床上,月重重地叹了口气。

  自家这个弟弟哪里都好,就一点,爱找麻烦。天知道这么笨的家伙是怎么突破这一系列事件走到现在的……真伤脑筋。

  阳正贴着额给那个人量体温,不知是不是听见了月的叹息声,猛然抬起头,声音气鼓鼓的:

  “不是我把他弄成这样的啦!我这是……嗯……对了,我这叫英雄救美!对,救美!”

  看来不只爱找麻烦,文学水平也有待提高。

  感慨归感慨,月还是敏锐地抓住了阳话中的重点。“你是救他回来的?发生了什么?”说到最后,她的语气不由得凝重了起来。

  “安啦月姐,不管奈克洛兹玛的事~”阳站起身,朝月挥挥手。“我是在究极深海发现的他……当时我正坐在石头上歇着呢,感觉背后凉嗖嗖的,一转身,你猜咋着?一只虚吾伊德正吊着他飘在我身后呢!我都吓死啦,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把他救下来……”提到当时的情景,阳显然十分兴奋,手舞足蹈。

  “……虚吾伊德?”

  “对啊就那个长得像水母的究极异兽!”

  “那你还不赶快带他去宝可梦中心!虚吾伊德是岩石和毒属性的,他这么久都不醒来肯定是中毒了啊!”

  月感觉有点头疼。看着对面恍然大悟急急忙忙叫出肯泰罗帮忙抬人的阳,她抬头,看向窗外的夕阳。

  “所以说小阳到底是怎么能拯救世界的啦……”

  阳其实醒来好一会了。至于为什么还闭着眼……实在不想一睁眼就看见陌生的天花板,更不想因这个动作让那个水母一样的宝可梦又对自己产生敌意。

  好不容易战胜了露莎米奈理事长,还没来得及为宝可梦回复一下体力,就被突然冒出的究极异兽抓了个正着,还被直接带到对方老巢里……啊,月酱为什么就能巧妙地躲开而我却不能呢……?

  说来,让月酱担心了啊。

  回想起自己没入虫洞的一瞬间月脸上的惊慌,阳在心里暗暗责骂起自己的无用来。
  “医生!那个,他的眼睛动了,我没看错!医生?”

  等等,这是月酱的声音?

  阳这时才突然感觉到,身下的触感绝不像冰冷的岩石或是湿润的草地……不如说,更像宝可梦中心柔软的床铺?[对就是那种因为自己经常受伤所以躺过很多次的床的触感w]

  认定了自己已经回来的事实,阳放心地挣扎着坐了起来。似乎因为闭了很久眼睛的缘故,视线有些模糊,但阳仍然能辨认出坐在床前正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月酱是你把我救过来的吧……又劳你费神了。”

  对面的女生语气里不知怎么带了些讶异:“不用客气~不过救你的可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是月的?”

  “月酱的脸我怎样都认得啦。”不愧是月酱,这种时候也不忘逗我。阳觉得自己看穿了一切。又不是有什么大变化怎么会认不出……等等?

  “月…月酱我是不是睡了很长时间……?”阳问地小心翼翼。

  对面摇了摇头,麻花辫也跟着摇动:“绝对不会超过一星期的,安心啦。”

  对就是这个你让我怎么安心啦!

  阳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了。

  “可,可你的头发都已经留这么长了……说实话吧月酱,我,我能承受住的!”

  “哈?留头发?我一直是长发的啊。”

  “倒是你,明明初次见面怎么就知道我的名字?还叫得这么亲密……我们不熟吧。”

  对面的女生眉毛拧成了一个结,她向这边微微弯腰,目光犀利:

  “以及,请问你为什么会和我弟弟长得一模一样呢?”

  阳被那个目光盯得发毛。他咽了口唾沫 ,满脑子都是“完了月酱不认得我了”的想法,完全忽略了后半句。

  “月,月酱你……”

  “医生说醒了就没事啦!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伤来着……哟你感觉怎么样?”

  门突然被撞开,一个很熟悉的少年音随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阳本来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被打断反而让他有些庆幸。他正暗自松了一口气,声音的主人就窜了过来。那个人手支在床上,眼睛眨啊眨地就凑了过来。

  “嘿,好点了吗?”

  “嗯,谢谢关心……诶?”

  诶诶诶诶?诶?诶——!

  阳脸上的微笑僵住了。

  开,开什么玩笑啊,为什么这个人会和我长得一样啦!?还有月酱,月酱也不认识我了!怎么了啊这到底——

  卡噗在上,我一定还在做梦。

  这么想着的阳,很干脆地又晕了过去。

2.
  饶是见过了不少世面,月还是对现在发生的这件事摸不到头脑。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你可能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吗?”

  对面和那个她的弟弟长相极似的男生有些迟疑的地点点头:“虽然说我也不敢肯定……但据月酱,啊不,月桑你们的能力来看,只能是这样了吧。”

  “那你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吗?好神奇!原来我头发长了是这个样子的吗——”

  “小阳你别捣乱!”

  预感到不妙,月一抬手,阻挡住了从她背后扑过去想要挠对面头发[绝对会挠的,凭自己对小阳的了解]的自家弟弟。

  “抱歉啊小阳就是这个样子希望不要介意……”

  “啊怎么会……不如说我看到短头发的自己也有些新奇呢。”对方露出了个略含歉意的笑容。

  “就是就是,你看人家都这么说了月姐你还说我!月姐看见短发的自己也会新鲜吧!你说是不是,额……那个……”

  阳这么一说,月才突然想起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对方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一个字来。

  “喂喂!是不是你和我名字也一样啊?”

  说来他刚醒的时候还叫我“月酱”来着……他也叫“阳”?

  月陷入了沉思。得到自由的阳冲过了阻碍,瞬间就揽住了僵在原地的另一个自己。

  “唔唔,看你这样我肯定猜对了!既然咱们俩都是‘阳’,干脆我叫你小阳好啦!”

  “可是你的姐姐也叫你‘小阳’啊,这么——”

  “那就叫大阳?”

  “可我真的……”

  反应过来的月看着这一幕,心情复杂:“小阳你的起名水准就别拿出来丢人了好吗!”

  没看见炽焰咆哮虎都从来不让你叫他的名字“小乖”吗!

  “那月姐你说怎么办?”

  一片寂静。

  “那个,我有个提议。”争吵的焦点举起了手。

  “既然另一个我也叫‘阳’的话……你们就叫我‘Sun’好了……反正月酱有的时候也会这么叫我,我也能更快习惯。可以吗?”

  月努力把到嘴边的“暖暖”给咽了下去:“……当然可以啦,委屈你不能用自己的名字真是不好意思……”

  “你想那边的月姐了吧。”

  阳突然开口,是陈述句。

  空气沉重了起来。月下意识转向Sun那边,果不其然地看见一张楞住了的脸。

  等等小阳你怎么……

  “你醒来的这一阵子一直在说那边的月姐呢……我懂的,我的月姐对我也很重要啊,如果我要离开她的话我也超难过的!”

  “更不用说还去了这么远的地方。”

  “所以说你不用逞强的!我好歹是另一个世界的你呢。既然我能把你救回来就能把你送回去!不用太长时间,我保证!”

  “这段时间我和月姐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

  Sun猛地抖了一下。他的手放在帽檐上,往下压了压。

  “那,阳君,能带我去四处看看吗?”

  说着,他抬起头。毫不掩饰发红的眼眶。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身影,月欣慰地笑了。

  干的漂亮,傻弟弟。


3.
  “对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和一种宝可梦长得很像?”

  走在海洋居民之村的木板路上,阳朝Sun神秘地一笑。

  刚领略完巨翅飞鱼冲浪“魅力”的Sun还有点晕晕乎乎。他抱着阳的胳膊,勉强地保持着平衡。

  “跟阳君像的宝可梦?那跟我也很像吧。”

  “阳碰碰不是这个意思洛托!他的意思是哔哔——”

  一旁的洛托姆图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阳一把从空中抓下来紧紧地捂住了音响,一人一宝可梦就这么打了起来。Sun忍了好一会,最后还是笑了出来。

  “阳君你好小孩子气啊,跟洛托姆图鉴都能打起来哈哈哈……”

  “可它刚刚想剧透诶!我可是为你着想。”

  强行把洛托姆图鉴塞到了背包里,阳显得十分委屈,象征性地刮了一下Sun的鼻子作为他不分好歹的惩罚。“你再这么说我可就不带你去看了。”

  喂可是我不去看也没关系啊。

  想是这么想,Sun对此还是报着浓厚的兴趣的。于是他露出一个微笑,任由阳拉着他的手跑向远处的草地。

  出了村子就是一大片荒地,路面崎岖不平,草还特别茂密,Sun一个不留神就差点被突然窜出来的一个黑影扑倒。他下意识地想掏出精灵球应战,却想起自己带过来的三只宝可梦现在都在宝可梦中心疗伤。一愣神,就被折回来的黑影撞倒在地上。

  为什么一定要针对我啊……

  抱怨归抱怨。害怕被再次攻击,Sun决定躺在地上,闭眼装死。风吹过草丛,依稀能听见大嘴鸥的叫声。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下次攻击,他就悄悄睁开了眼。

  然后就被吓地坐了起来。

  “阳,阳君你怎么这样啊——”

  搞什么啊,一睁开眼就看见离自己这么近的一张脸……很惊悚的。

  似乎是猜到自己会被抱怨,阳站起来,吐了吐舌头:“谁让你躺这么久。怎么,作为你的同伴我还不能关心你了。”

  对啊,身边还有他啊。

  Sun觉得自己这时候该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笑笑,岔开话题:“那个,刚刚的那个是……?”

  “过来啦乌贼王~”

  阳拍拍手,从草丛中走出来一只一人多高的宝可梦。Sun不认识,根据阳刚刚的称呼勉强看出那有点像一个倒着的鱿鱼。乌贼王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伸出背在后面的右臂[腕?],上面是一只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宝可梦,明明没见过却有点眼熟。

  “好像阳君!”

  这红色的头冠,蓝色的身子,不就是阳君嘛。

  Sun扭头看向阳,后者感受到这边的视线高高地昂起了头。“像吧~我说的对不对?”

  “真的好像啊!终于懂阳君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它叫好啦鱿~顺便一说我的乌贼王就是由它进化来的。”

  阳快步走向乌贼王,揉了揉被绑着的好啦鱿的头:“对不起啦好啦鱿,正好你窜出来了,我只想让Sun看看你的样子……绝对没有欺负你的意思!”见好啦鱿的情绪有些稳定,他踮起脚,又捋了捋乌贼王的须子:“乌贼王,干得漂亮!现在把好啦鱿放了吧。”

  乌贼王向另一边扭头,脚啪嗒啪嗒拍着地面,没有一丝要放宝可梦的意思。

  “乌贼王你不要任性!我不就是摸摸它你看你……”

  乌贼王偷偷撇了一眼阳。

  “回去给你虹色宝可豆吃——”

  没等阳说完,乌贼王就把好啦鱿甩得没了踪影。转而揽住了阳,亲切地蹭着自己主人的脸。

  他们感情真好啊。

  想起自己还在治疗中的宝可梦……以及被留在另一个世界的宝可梦,阳有点羡慕。他刚想走过去,就被乌贼王冰冷的视线瞪了个正着。

  ……

  感情真的挺好,嗯。

  在回去的路上,目睹了乌贼王连续五次凭着“会心一击”的精神利刃打飞扑过来的好啦鱿们的“壮举”之后,Sun坚定了这个想法。※

4.
  梦妖魔刚被从精灵球放出来的时候就感到了一丝异样。不过她没有多想,看见熟悉的主人的脸,就扑到他怀里一通猛蹭。

  坏主人!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把我放出来!人家都想死你了!

  蹭着蹭着,她终于发现了更大的违和感。

  不对,主人这时候一定会回抱我的!你难道是百变怪!?

  这么想着,梦妖魔急忙拉远了与“主人”的距离。飘带一挥,摆出了释放暗影球的姿势。

  “梦妖魔你等一下!”

  嗯?可这是主人的声音啊……

  “来来来先冷静一下……吃个宝可豆怎么样?”

  说着,对面手一伸,掌心上是一颗彩色的宝可豆。

  嗯……

  嗯…………

  百变怪肯定不会给我宝可豆!

  对!没错!所以这一定是主人!

  梦妖魔点点头,收起架势,欢快地飘了过去。

  就在这时,

  “梦妖魔,等等啊……我在这边……”

  等等又是主人的声音?

  梦妖魔颤巍巍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身,看见又一个主人站在完全相反的方向,似乎因为跑得很急而有些气喘吁吁。就算这样,那个人还是朝梦妖魔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

  “那个不是我啦……是另一个世界的我来着……”

  “你别听他瞎说。那个是百变怪!”

  “阳君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哈?

  一边是温柔的主人,一边是有宝可豆的主人……

  梦妖魔,绝赞惊慌中。

  最后还是Sun的弱丁鱼一脸嫌弃地指出了正主[“垃圾梦妖魔,连主人都认不出来赶紧退群吧”]。

  提到弱丁鱼,人们首先想起的基本都是泪汪汪的大眼睛和永远哭丧着的表情……然而这些和Sun的弱丁鱼一点都沾不上边。

  弱丁鱼竟然会瞪人?弱丁鱼竟然会咬人?弱丁鱼竟然会嘲讽人?

  这怕不是个索罗亚。

  完全不知道索罗亚是啥的Sun听到这个论断十分迷茫,然后顺了顺弱丁鱼的背鳍。

  “他只是不喜欢和生人接触而已啦。”

  那也不用这么区别对待吧!

  目睹了弱丁鱼由嫌弃到开心再到得意最后又变成嫌弃的表情变化的阳表示活见鬼了。

  “来来来洛托姆,给弱丁鱼照个相!说不定能拿高分呢!”

  话音刚落,一发水枪就打了过来。飘着的洛托姆图鉴灵活地一闪,水枪就扑了正呆坐着的炽焰咆哮虎一脸。效果绝佳。

  炽焰咆哮虎:“喵?”

  见没击中目标,弱丁鱼显然不打算放弃。他摇摇尾巴,迅速变成了鱼群的样子。水枪一发接一发地追着洛托姆图鉴跑,然后在洛托姆图鉴的高速移动下一发接一发的打在一脸懵逼的炽焰咆哮虎身上。
 
  炽焰咆哮虎:“喵喵喵喵喵?”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向尾喵吗!

  丝毫不惧属性压制的炽焰咆哮虎甩着DD金勾臂,长吼一声回击过去。

  两个体型庞大的宝可梦就这么在宝可梦中心实打实地打了起来。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阳,阳君我对不起你(⋟﹏⋞)但是能不能稍微劝一下你的炽焰咆哮虎?弱丁鱼他固执我拉不动啊啊啊!”

  “小乖你等一啊啊我的妈呀小乖你怎么连我都打!?”

  阳从藏身的咖啡店柜台里面探出头,刚想查看一下情况就差点被一团火烧了个正着。

  不其实我要是炽焰咆哮虎的话你叫我这个名字我也会烧你的。

  透过友好商店的透明橱窗,Sun清晰地看到了火焰袭击阳的全过程,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哇你这个人还笑我!”

  “抱歉抱歉没忍住……”

  “嘤嘤嘤嘤嘤嘤————!”※

  你们两个!不仅破坏了我与主人重逢的美好时刻,还淋了本小姐一身!不能忍!

  被盐水误伤的梦妖魔表示心态崩了。她的飘带狂乱地抖着,影子球接二连三的窜向四周。

  弱丁鱼和炽焰咆哮虎本来都正在气头上,冷不丁地被暗箭打到更是火上浇油。两宝可梦几乎同时转过去,火球水枪下一秒就朝着梦妖魔轰去;而梦妖魔却好像没有想到场面会变成这样似的,仍然飘在原地,没有闪躲的意思。

  “梦妖魔,快躲开!”

  Sun坐不住了。他躲开飞到这边的一个影子球,飞快地跑向梦妖魔。但梦妖魔在宝可梦中心的另一头,Sun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救下梦妖魔来。

  “快停下!”

  阳君?
  可怎么能停下啊!梦妖魔她就要……

  “都说了让你停下你怎么回事!”

  Sun被阳语气中的严肃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一顿。

  下一秒,一只黄澄澄的宝可梦就落到了正对峙的两只中间。它看起来气定神闲,两只小短手慢悠悠地抬到了身子两侧——

  “放电!”

  一圈电弧以那只宝可梦为中心迅速扩展开来。Sun只觉得眼前一亮,耳边就听到弱丁鱼和炽焰咆哮虎痛苦的喊声,飞向梦妖魔的攻击也一并烟消云散了。

  “梦妖魔?弱丁鱼?还有炽焰咆哮虎?你们怎么了?”Sun完全不知道该去照顾谁了。

  “安啦。电龙懂得把握分寸的。他们俩应该没事——”

  “哎哎哎弱丁鱼怎么晕了!?”

  水被电系克啊小阳w

  幸好这里就是宝可梦中心,濒死的弱丁鱼和麻痹的炽焰咆哮虎得到了最快速的救治。

  坐在宝可梦中心的等候区,阳看着对面安安静静的Sun,猛地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Sun,真的很抱歉,我……”

  “没什么的,你为了救梦妖魔连自己的炽焰咆哮虎都……真的没什么的啦……”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阳直起腰。本以为会看见Sun故作坚强的表情,但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Sun在笑着,是那种真的被感动到才会流漏出的笑容。

  “阳君真的很厉害啊。当时除了阻止弱丁鱼他们,就算事后想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办法。阳君就这么一瞬间就想到了。嗯……虽然这么说对弱丁鱼好像有点过分,但梦妖魔如果被打中的话肯定会伤的更重吧……”

  “而且,阳君在让电龙救场之前叫住了我……我知道的,是因为再往前就是放电的技能范围了,对吧?”

  “所以阳君,真的没什么的。如果是我,我完全做不到阳君这么好。”

  说着,Sun走过来,揉了揉阳的头。一下,又一下,很轻。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奇怪到就算隔着帽子,就算在炎热的阿罗拉,阳仿佛也能感觉到Sun手心的温度。他有点不好意思,想侧过头,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向Sun,看着那带着温柔的、融化在阳光里的笑容……

  “诶阳君你怎么了?脸这么红,发烧了吗?”

  “没什么啦!没什么!”

  唔……

  躲在一旁的梦妖魔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感觉自己突然就明白了梦妖魔一族存在的意义。

  既然自己分不清主人和那个人的区别……哼哼w

  想到这,梦妖魔愉快地转了个圈。



———————————tbc——————————————————

※我是真的遇见过这种情况的……还不包括因亲密度触发的会心一击……吓得我从那之后看我的乌贼王的眼神都不对了。感到了小阳的危险(。
   不过好啦鱿真的好可爱prpr

※实在不懂梦妖魔是怎么叫……就胡乱填了个拟声词orz

–虽然喜欢精灵宝可梦系列但还是个彻头彻尾的萌新……所以技能啦什么的我真的不会配……望大佬轻喷。

–李涛:阳是怎么进化好啦鱿的(。

【草游】你为什么不开花

-最前面的ooc致歉

-原作草×花精游,脑洞清奇

-短小的流水账注意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 ̄▽ ̄)/





     “我有三个理由回答你的这个问题,草薙先生。”多花紫藤轻轻摇晃,从中飘出一个半透明的人形。“第一,我不想开花;第二,我没有开花的时间和精力;第三,花太引人注目了,我想过平静的生活。”

  看着飘在自己眼前一本正经地回答这自己的花精少年,草薙一阵脱力。

  “现在是花期啊,游作。你不开花不是更引人瞩目吗?”

  

  草薙这么说其实不无道理。不算刚刚的那个大妈,单是这几天就足有二十多位顾客问他诸如“你的多花紫藤怎么还没开花”这样的问题了,搞得他现在一听见“多花紫藤”这四个字煎热狗的手就会一抖。岂止是引人注目。草薙叹了口气,简直是成了新闻了。

  偏偏新闻当事人还毫无自觉。

  “你把热狗车开得离对面远一些顾客们就不会认出我和那边那片是同种植物了。”

  游作指着对面那片紫色,一脸漠然,语气理所应当得让草薙一个恍惚差点认为错的是自己。然而下一秒回过神来的草薙又被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噎得有苦说不出。

  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怎么办?

  想是这么想,抱着“自己养的花跪着也得让他开”的想法,草薙还是决定继续问下去:

  “你又不是什么高罕的花,就算我开出国也有人认得你啊。”

  “如果你真的开出国那我的花期也就过了。”游作一本正经地接了下去,草薙甚至从他的皱眉中读出了他有认真计算时间了的意味。该说是毒舌还是独属花精的不谙人事呢?草薙突然有些想笑。

  于是他就真的笑了出来。虽然只是轻微的一声,但在小小的热狗车里还是格外响亮。

  游作有些不解,他完全搞不懂这人怎么刚才还苦大仇深转眼就阳光灿烂。“你笑什么?”他问。

  “没什么。”

  抬头看向车外的天空,草薙把笑收了回去。

  “只是觉得能看见游作你啊,真是件很神奇的事情。”

  

  从什么时候能看见这个花精少年的呢?就算问草薙本人这件事情,他也回答不出个准确答案,只能说那大概是一年前的事情;似乎是某天早晨醒来后,很自然地看见有个人飘在花边。草薙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自己当时竟然并不很惊讶,更没有白日见鬼那种恐惧感,甚至打了个招呼。在对方也招了招手后,生活就又很自然地继续了下去。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只有自己重新有了个说话对象了吧。

  草薙从回忆中回过神,猛然发现游作正飘在自己眼前。因为是漂着,他的视线与草薙平齐。草绿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草薙,眉头拧成了一个结。

  “欢迎回来,草薙先生。希望你还记得正烤着的热狗。”

  “我的热狗!……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啊。”

  悲伤地发现烤架上已焦黑一片,草薙惊呼之余不由得怪罪起了某个有看好戏嫌疑的花精。后者则是重新飘回了紫藤附近,以一种早就料到草薙会这么说的速度接下了话:

  “我一直在喊你,可你没有反应。”

  “我没有反应你……”不能推我一下吗。

  话刚出口,草薙就连忙又咽了下去。他在游作不明所以的眼神下打了个哈哈,连忙切换了话题。

  “这次你正经一点,游作。再问你一次,你为什么不开花啊?”

  “还有,不要用你的三点论搪塞我啦,就算理由数量多实质到底怎么样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

  话被狠狠地憋了回去,游作的表情总算出现了一丝变化。

  “非常感谢你的关心。但是草薙先生,相信我,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重要。”

  “不重要?”草薙的声音罕见地高了个八度:“我可是你主人诶,你自己想想看,一个人,他养一株花五年了,可这株花一次都还没开过,你说这个人该不该找找原因?”

  感受到草薙阴森起来的气场,出于本能,游作往后退了退:“……我只记得这一年的事情……”

  言下之意是之前我悉心照顾你 [紫藤]的四年因为你不记得所以就可以不存在了啊……等等你失忆了来着!

  草薙觉得自己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情。他顾不得生气,沉浸在了恍然大悟的喜悦之中。

  “游作,你是不是忘了怎么开花了啊~”

  后退的身影一僵,转瞬就在空气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Q:如何让一株不会开花的花开花?

  A:让另一株花陪他。

  

  第二天一大早,早到太阳才刚升起没多久,游作还没从梦乡中清醒过来,就被车外急切的敲门声下了一大跳。他刚决定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热狗车的门就被粗暴地推开了。发现进来的是草薙,游作的紧张消了一大半。

  不过还是不对。

  借着繁密的藤隐藏着自己,游作歪了歪头。

  按理说,草薙先生并不会这么早就过来——现在并没有什么生意可言;比起这个,更可疑的是,他抱来了一盆花。

  那是一盆铃兰,此刻正在清晨的微风中微微摇动着叶子。几个白色的花骨朵在叶片之间闪动,被映得十分显眼。

  要开花了啊。

  游作呼了口气,眼睛里闪过一道光。

  “早上好,草薙先生。”他飘到正给冰箱里的热狗化冻的草薙身后,开了口:“今天你起得很早。”

  草薙的手明显抖了一下。他侧过身,“嘿嘿”地笑了一声:“游作你也是啊。睡眠不足小心长不高哦。”

  “我[紫藤]已经快长满车里了,没有再长下去的必要和能力了。”

  “哪里,你可是令人羡慕的青少年呢~”

  他在转移话题。一定是。

  “草薙先生。”直视着草薙的眼睛,游作一脸严肃:“第一,你喜欢绿色;第二,热狗车内的绿化已经够充足了;第三,铃兰有毒。”

  “所以?”草薙的笑容加深了一分。

  一人一花相视无言,眼睛一眨不眨,空气仿佛都凝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你们两位,不累吗?”声音听起来是个女生,很悦耳,有种水珠溅到花瓣上的清爽。游作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在铃兰的前方,一个少女飘在那里。见游作看过来,少女将短发向耳后拨了拨,鞠了个躬。

  “初次见面,藤木游作君。财前葵向你问好。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能相处愉快。”

  这样啊,让我和她相处愉快呢,这位财前小姐。

  游作转回草薙一边,居高临下,双手抱胸,目光冰冷。

  草薙瞬间就萎了:“别这样我可以解释!QAQ”

  “解释什么。财前小姐来到应该欢迎才对。”

  可你的语气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啊!!!意识到自己玩得有些过火,草薙急忙走到那位自称财前葵的铃兰花精旁边,赶在游作的气场变得更加冰冷之前清了清嗓子:

  “你还记不记得有个每天早晨都来这儿买两份热狗带走的西装男?”见游作点点头,草薙继续说了下去:“那个人是我的一个老顾客,名叫财前晃——对就是这位铃兰小姐的那个‘财前’。晃是这盆花的主人。这不,我看她快开花了,想着也许她能稍微教教你呢就把她借了过来……”

  “正是如此。”葵上前一步:“我只会尽一个老师的责任,无心打扰二位的生活。还请藤木君安心。”

  听到这番话,游作松弛了下来。而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刚才有些不对劲。

  我竟然对草薙先生这个态度啊……

  游作觉得自己应该给草薙道个歉,又有些介怀,于是好不容易柔和下来的脸又生硬地向旁边一别:“我只是觉得,你没跟我说就这样……对不起。”

  说完,他偷偷的瞥了眼草薙。

  然后,他就怔在了那里。

  草薙先生在笑,朝着自己笑。

  那个笑容不太像草薙平日里挂着的笑。游作知道,草薙开心时会笑,无奈时也会笑,笑起来嘴角会抿成一条线,两端轻轻上扬。这次也是这样,却好像多了点什么。多了点什么呢?游作无法理解。作为花精,他不懂的人类情感还有很多。但从这多出来的什么里面,游作第一次,有了一种奇妙的冲动。

  想要开花。

  想要给草薙先生看,自己的花。

  被这种冲动驱使着,游作飘到地上,在草薙有些吃惊的目光中,轻轻地,做了个环抱的动作。

  尽管知道感受不到那份温暖。

  “草薙先生。”游作一字一顿,眼睛里波光流动。“会开花的,我。”

  一旁的葵看着这一幕,静静地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

葵:妈的死给。

关于本文:

-时间大概是五月[多花紫藤的花期末&铃兰花期初←来自百度百科]。

-没养过花……望轻喷。

-脑洞源于贴吧里一个预测贴。

-花一般的美男子游作www

-可能有后续?